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当地政府称没能力填海鑫钢铁债务窟窿

2018-12-07 00:07:19

当地政府称没能力填海鑫钢铁债务窟窿

海鑫钢铁: 失控 还是 可控

3月31日,不甘心的张天强再次踱步到海鑫钢铁集团总部大门口,试图打听到多一些消息。其所在的公司与海鑫钢铁已经在原料加工方面合作十多年,头一次遇上需要登门讨债这种事。

彼时,他从北京来到山西省闻喜县已经10多天了。因此前有消息称,海鑫钢铁有一笔30亿的逾期贷款不能偿还,资金链或陷入紧张,从各地前来和张天强一起在海鑫总部附近宾馆落脚的原料贸易商很多。但他们一个个都在3月底前后撤了,只剩他一个仍留在这里。在这些债权人里,张天强的300万货款并不算多, 还有上千万的呢 。

经与海鑫集团负责接洽的人士沟通数次后,他手里头300万的货款还是没有着落。接洽人告诉他,钢厂快要复产了。可是因为复产的日子几经更改,张天强突然开始怀疑: 是不是海鑫只是先给我们吃一颗定心丸?

他所不知道的是,3月29日, 神龙见首不见尾 的海鑫李兆会曾悄然回到海鑫总部,与公司高层开了一个小型的闭门会议,参会的还有数位县政府人士。

陷入债务漩涡大半个月,外界充斥着海鑫钢铁已成空壳的消息,久未公开露面的李兆会还被误传为 失踪 。然而面对这一波波或真实或失实的消息,李兆会仍是一如既往地保持低调,不露面,不解释。这一次,他终于回来 救火 了吗?

闻喜县政府相关人士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这次会上,初步的解决方案已经出来了,但因方案尚不成熟,目前还没有上报。

而在这次极少数人知晓的闭门会议的当天,另一个让债权人始料不及的消息又浮出水面。3月29日,上市公司美锦能源(5.67, 0.05, 0.89%)(000723)披露的一则公告透露,因债主之一的光大银行[微博](2.49, 0.03, 1.22%)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被裁定查封、冻结银行存款3.24亿元或其他等值财产。海鑫危机再度升级。

在钢铁业界及媒体的普遍印象中,李兆会在资本市场大施财技,却在主业上少有耕耘,在海鑫钢铁实业与资本投资之间的不断互补与冲突中,海鑫集团背负的债务到底有多少?

在21世纪经济报道实地调查过程中,不论是海鑫集团,还是当地政府都对这个话题讳莫如深。据从多个渠道了解,目前,银行工作小组和政府工作小组都已经介入并试图解决海鑫困局,海鑫员工体现的姿态也远比外界想象的要乐观。

这家山西省的民营钢铁企业看似 失控 ,实际上或仍处于 可控 的局面中。

集体要债

在闻喜县海鑫集团总部附近,原本汇集了来自本地及山西省外的各路要债人。但眼见进入四月,守了半个月的债权人既没有拿到欠款,也没有见到董事长李兆会,便都陆陆续续失望而返。

稍微可以让他们松一口气的是,已全面停产的海鑫钢铁,几度传出即将复产的消息。可不确定的是,5号高炉复产的日期,从4月10日更改至4月中旬,后来又改到5月份。

张天强做好了长期待在闻喜的准备,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感叹道: 当地要债的也没有办法,都回去了。不过这边一旦有消息,他们就会立马过来。

海鑫钢铁及其董事长李兆会要面对的,不止是 张天强们 。企业全面停产、债务缠身的消息已经迅速触发上下游的强烈反应,除了原料贸易商,银行也频频催债。

早在3月21日,闻喜县银监办相关负责人曾当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海鑫出现债务违约主要是上海的银行传导过来的信息。他说的这家银行,即为光大银行。

海鑫在上海有贸易公司,在上海的银行有一笔贷款出现违约。这是海鑫次出现这种情况。 该人士未透露具体的贷款数额,但据他了解, 贷款数额不会对海鑫造成致命性的伤害。

除了光大银行,海鑫还与多家银行存在借贷关系。公开报道显示,此次海鑫钢铁债务危机共涉及包括银行在内的33家金融机构,以及若干为其提供担保的第三方公司。

从多个渠道了解到,海鑫在当地主要与工商银行(3.43, 0.01, 0.29%)和建行两家存在借贷关系。工行此前被爆曾于3月初上门要债一事也被证实 工行闻喜县支行行长李海瑜因上面分行要求,曾亲自带队去过海鑫办公大楼讨债。

连锁反应

民生银行(7.77, 0.08, 1.04%)早前也公告,海鑫钢铁在该行的授信敞口19.5亿元,全部属于抵押担保贷款。值得注意的是,民生银行与海鑫集团关系匪浅。李兆会曾为民生银行股东,在其诸多资本投资中,入股民生银行被认为是为精明的一项举措。

21世纪经济报道获取的海鑫集团内部资料显示,2013年12月4日,平安银行(10.79, 0.02, 0.19%)总行投行副总监李国新、青岛平安银行支行行长王金荣一行七人来到海鑫参观考察。当天,海鑫集团总裁李兆霞和综合管理部总经理杨安定陪同平安银行一行人参观了海鑫钢铁厂区内的炼铁厂、炼钢厂、在建的220万吨热轧板卷项目及湖鑫岛。被员工视为近两年海鑫钢铁的实际管理人、李兆会之妹李兆霞感谢了平安银行一直以来对海鑫的支持。

或出于这份渊源,正当海鑫处于其他银行要债的风口浪尖,民生银行却表示正在和相关政府部门及银行同业一道,协商共同化解风险,帮助海鑫渡过难关。另有知情人士称,德龙钢铁和海鑫有10亿元互保,因而德龙钢铁受民生银行的委托一度试图参与重组。

3月29日,一则上市公司公告揭露了海鑫钢铁债务的另一角。美锦能源表示,光大银行上海外高桥(28.21, 0.44, 1.58%)保税区支行在其诉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兆会、海鑫钢铁集团相关公司、美锦集团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审理过程中,于2014年3月13日向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该院认为原告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查封、冻结被告李兆会银行存款3.24亿元或其他等值财产。

作为上述存在纠纷的借款合同的保证人,美锦集团亦难独善其身。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4年3月17日将美锦集团持有的子公司美锦能源的8300万股限售流通股股份及孳息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4年3月17日至2016年3月16日。

有市场人士指出,此次美锦集团受海鑫事件牵连,持股遭到冻结,未来可能面临一定的诉讼风险和资金压力,这对于美锦能源正在推进的资产重组或将造成一定影响。

当地政府望借机重整

此次海鑫钢铁出现危机,不仅引起上下游及利益关联方的强烈反应,也让当地政府感到 紧张 。

当地人戏谑, 海鑫钢铁打个喷嚏,整个闻喜都要感冒 。这句话看似有些夸张,实际上因海鑫解决当地近万人就业,贡献近一半的财政收入,一个地方钢厂的发展态势对整个县的经济影响颇大。

据闻喜县经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作为县里一家大型的钢铁企业,海鑫钢铁对闻喜县财政贡献达到一半以上,钢铁行业红火的时候达到80%,这几年降下来了,也有40%。

21世纪经济报道从闻喜县政府相关部门获取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2月,闻喜县全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销售收入为19.95亿元,海鑫销售收入12.97亿元,占全县的65%(2012年同期占比更高,达75.69%);海鑫产品销售成本为12.38亿元,占全县总额的65.54%(2012年同期为21.31亿元,占比77.04%);此外,2012年2月闻喜县的税金总额为3480万元,海鑫纳税占比37.35%(2013年同期数据空缺)。从中可以看到,海鑫集团在闻喜县举足轻重的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海鑫钢铁今年停止进口原料铁矿石,6座高炉陆续自今年3月份开始全面停产,闻喜县政府有些着急。

海鑫采用的原料全部为外部矿石,由青岛港、连云港(3.62, 0.05, 1.40%)和日照港(2.47, 0.00, 0.00%)运入。海鑫去年完成6亿美元的进口,主要是铁矿石,但今年前两个月份都没有进口。 上述闻喜县政府人士告诉, 前两年都还可以,进口占到全市的1/3,海鑫今年要是完成不了任务,全市的任务肯定完不成。估计全省的任务都够呛。

不过在部分县政府人士眼里,此次债务危机也暴露了海鑫集团的管理问题,停产或许也是改善经营的一个契机。

闻喜县相关部门要求匿名的一位负责人说: 现在钢铁行业的形势不好,停产也许是个好事。有人重组的话更好,对海鑫来说是一个发展机会。对闻喜县来说,如果海鑫还是继续糊里糊涂地生产下去,纳税也不多,管理也混乱。我们希望海鑫重组,把资产进行整合,把贷款合理化。

中国钢铁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李新创则称: 政府有再大本事也不能把窟窿全部填进去,运城没那能力。海鑫的问题很早就出现了,只是没引起重视。政府扶持企业发展,不是简单地硬撑。核心的债务问题,我认为政府代替不了市场,但一旦钢企退出,政府一定要帮助解决这些职工再就业的问题。

管理混局:找不到的亾

2003年,李兆会在其父亲李海仓意外身亡后,开始接手海鑫。这位年仅33岁的少掌门曾在五年前成为山西省首富,如今执掌十年之际却要面对债务缠身、工厂全面停产的尴尬局面。

这十年间,海鑫钢铁也曾有过状态。2004年海鑫总产值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被评为纳税全国民企。2005年至2007年,海鑫钢铁连续三年蝉联山西百强民企名。

如今海鑫形势逆转,与钢铁行业的持续下行和微利态势也不无关系,但是海鑫的管理漏洞让其雪上加霜。在几位长期接触海鑫集团的民企钢企人士看来,海鑫的家族属性很强,在遭遇困境的时候,民营企业家族管理的弊端显露出来,海鑫似乎陷入一个群龙无首的局面里。

这些的管理问题体现在诸多方面 员工常年见不到管理人,合作方找不到负责人,县政府人士也鲜少联系到海鑫高层。

董事长李兆会很少出现在海鑫总部,在海鑫钢厂员工的眼里,他并不把钢铁当主业,90%的精力都放在了 外面 ,直接管理很少。

一位不愿具名的海鑫钢铁人士向回忆道: 比如早前环保节能减排需要投资1000万,只需要三个月这笔资金就能回来,但他连这1000万都不投,现在也是后悔了。有时候前几天开会还说我们要卧薪尝胆,下个月的管理不是这个样。但终也没有太大改变。

海鑫现在的环保手续齐全,审批手续也是齐全的,但这两年环保设施上不全,这是资金运转不良造成的。 闻喜县环保局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在环保上,海鑫只能说有些不完善。

一位钢铁行业观察人士则这样表示: 银行抽贷这方面,确实存在着晴天送伞雨天收伞的现象,尤其让实体经济企业觉得不厚道。不过话说回来,银行也需要考虑风险。如果企业自身运作得好、管理得好的话,像海鑫钢铁这样保持微利没有问题,是不应该有现在这样的风险的。

好玩的捕鱼游戏
浦东注册公司
电动闸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