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城商行IPO之路破冰难快速扩张累积内部风

2018-12-07 00:30:51

城商行IPO之路破冰难 快速扩张累积内部风险

有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城商行上市并“没有时间表”。而2月底爆出的烟台银行汇票案件,又给城商行上市之路笼上阴霾。今年,城商行的异地扩张之路、IPO破冰之旅,都难有明显进展。   2012年,城商行IPO能否破冰?这已成为今年盘绕证劵市场的几大关键问题之一。   2012年1月31日,证监会刊发的公告显示,包括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在内的14家城商行上市申请正“处于落实反馈意见中”。一时间,“江苏银行或拔城商行IPO头筹”、“城商行IPO将启动破冰之旅”的猜测遍布市场。   但有接近监管层人士向表示,这只是证监会例行公告的信息,城商行上市并“没有时间表”。而2月底爆出的烟台银行汇票案件,又给未来的城商行上市之路笼上阴霾。   作为支持小微企业主力的中小银行的发展,不能因为几个案件就“因噎废食”。今年的两会,如何在鼓励中小银行发展的同时做好风险管控工作,将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但今年城商行的异地扩张之路、IPO破冰之旅,都难有明显进展。   快速扩张累积内部风险   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1年年底,城商行总资产为9.98万亿元,同比增长27.1%,增幅居银行机构之首,比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增长率18.3%高出8.8个百分点。   城商行的资产扩张速度过快一直饱受外界的质疑。自2005年以来,在地方政府的“发展冲动”推动下,不少地方的城商行通过更名换牌、引入外资、民营化、跨区经营和联合重组等一系列方式进行了重组抢救,使股权结构和名称都发生了较大变化,并在股份制银行和国有大行之间获得了生存空间。   2007年至2011年5年间,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大行资产规模行业占比从53.2%下降到46.6%;股份制银行资产规模的行业占比从13.8%升至16.4%;城商行在银行业资产规模占比则从6.4%升至9.0%。   在城商行高速发展的同时,其管理能力和控制风险水平跟不上规模扩张的步伐,许多潜在风险开始暴露。“以IT建设能力为例,大行的IT投入相当高,但是城商行这方面的投入不可能与大行相比。在辖区内尚不能很好地控制,一旦扩张到外地,总行对外地支行的控制能力颇让人担忧。”信达证券分析师说。 [1][2][3]下一页从去年初的齐鲁银行伪造票据案件、汉口银行担保纠纷,再到今年的烟台银行票据套现等案件,业内人士表示,城商行暴露出的客户甄别准入粗放、业务流程“化繁就简”、合规审计“让道”业务发展、异地扩张倚重“资源型人才”等风控隐忧积习已久。   2011年4月,鉴于风险控制的考虑,银监会叫停了城商行异地扩张开设分行。业内人士认为,城商行IPO募集的资金就是用于补充资本金进行扩张,而异地开设分行被叫停后,城商行的IPO不符合募集资金将用于主营业务的相关规定。   除此之外,股权改革遗留下来的问题也一直是城商行上市的阻碍,尽管经过反复沟通,仍未取得监管层的充分认可。一位投行人士表示,很多城商行都是城市信用社改制过来的,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尚未能有效解决。比如涉及国资、集体资产处置的规范性,涉及内部不合规的职工股是否清理完毕,量化结果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涉及代持的清理是否完善等等。   扎堆上市隐忧多   因城商行自身的问题尚未能有效解决,市场对城商行扎堆上市担忧甚多。兴业证券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地方银行大举异地扩张也带来了风险的增加和资本金的消耗,而通过上市补充“弹药”更是引发市场对于银行上市“抽血”的担忧。   毋庸置疑,城商行可以通过上市在资本市场融资以充实资本金,提高自身竞争力。而作为服务中小企业的主力,充实资本金后的城商行可以进一步助推中小微企业及地方经济发展,促进城商行自身的完善。   “但另一方面,上市之后,城商行若盲目大肆异地扩张,则可能背离监管层希望其更积极地服务于本地中小微企业的初衷;且目前A股市场羸弱不堪,城商行的集中上市可能令股市积弱难返。”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表示。   一位业内人士不无担忧地表示,高额的息差利润,加上地方政府的支持,是近几年来城商行迅猛发展的“法宝”。“城商行异地扩张已经屡见不鲜,在得到了来自资本市场的融资之后,城商行跨区域经营的冲动或将被全面激发。”   14家银行扎堆申请上市,更是引发了市场将被继续“抽血”的担忧。财经评论员叶檀日前撰文指出,14家地方银行至少通过IPO融资500亿元,加上上市之后的增发、配股、发债等再融资方式,从此“生财无穷尽”;且这些公司的控股股东们不会丧失控股权。地方商业银行的接踵而上,使股市成了地方金融机构甚至地方财政的主要来源之一。   破冰之旅难有进展   尽管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有银监会官员表示城商行上市“符合各方利益,只要符合标准银监会就会放行”。但一方面,更高层对城商行的态度是否有改观并未明朗;另一方面,据消息人士透露,证监会对城商行上市态度并不积极,城商行上市的材料可以申报但依然处于无限期排队状态。“证监会对城商行上市采取的是冷处理政策,材料能报进去的,但也只能压着”,兴业证券投行人士表示,他们在2011年1月份申报一个项目的时候,就已经看到盛京银行申报的材料了,现在他们的项目早就挂牌了,盛京银行项目还在排队。“暂时还没有城商行政策放开的消息,到目前为止,我们和其他绝大部分券商都不接城商行的IPO项目。” 前一页[1][2][3]下一页江苏常熟农村商业银行董秘徐惠春也认为,这次证监会公布银行申报信息,只是例行的信息披露,并不代表要加快上市进程。江苏银行相关人士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但有乐观人士预计,政策窗口可能会在2012年下半年逐渐放开。乐观人士认为,城商行上市大门如果不打开,就不能在大的政策导向上持续发挥城商行在支持中小企业方面的积极作用。“更为严重的是,作为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主力,占比较大的城商行风险正在逐渐累积,只能通过上市才能进行有效的风险控制。”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正成为城商行的大问题,四川一家城商行的行长对表示,平台贷款的主要风险在各地由政府控制的城商行,目前城商行对平台贷款的比例一般都在20%~40%之间,风险会在未来两三年内集中爆发。   在今年“两会”期间,对包括城商行在内的中小银行监管将成为代表、委员们讨论的重点话题之一。一方面,作为支持小微企业主力的中小银行的发展还是应该得到鼓励,不能因为几家银行出事就“因噎废食”;另一方面,如何守住风险底线、在发展的过程解决这些中小银行的监管难题,仍待集中解决。但城商行异地扩张及IPO破冰,在“两会”之后一段时间内仍难有明显进展。作者:苏雪燕 刘琳

前一页[1][2][3]

家用FFU空气净化器
电动汽车加盟代理
精益生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