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三连败后申花队员感叹邪门

2018-12-07 02:38:00

三连败后,申花队员感叹“邪门”

没有在南京多做停留,沪苏之战结束后两个小时,申花队乘坐的大巴,消失在了车流之中。繁闹了一天的街头,渐渐安静了下来,一如刚刚遭遇了中超赛场上又一个三连败之后,申花队员低落的心情。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没有谁愿意说话,甚至连咳嗽的时候,申花队员都会刻意地用手遮掩一下,生怕发出的声音太响,影响到了别人。事实上,这个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拼的拼了,这场比赛也不能说踢得不好,但是这口气,好像就是缓不过来,真是邪门了。

八天时间里,连续打了三场比赛,而且三个都还是客场,这样的经历,让不少队员身心俱疲。原来我们也想过,打完与江苏队的比赛后,在南京休息一个晚上再回来。不过,终申花教练组还是决定,连夜赶回上海:路上虽然累点,但至少第二天可以睡个安稳觉,不用急急忙忙地起来赶路,大半天的工夫又花在路上了。

蒙面球迷赛前挑衅

如果巴尔克斯上周五来到南京奥体中心,面对着似曾相识的上门逼宫一幕,他一定会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下午5点,申花队前往奥体中心进行适应性训练,很快,靠近入口处的一个看台上,出现了四名神秘的不速之客。让人惊讶的是,四个人当中,两人用白色纱巾将大半个脸遮住,另外两个则戴着黑色的大口罩。当申花队员开始训练后,一个人突然大声对着场内开了腔:讲个笑话吧,申花是强队!话一说完,自己便大声笑了起来,随后,几个人更是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大谈申花要是降级了,去芜湖,就叫芜湖申花吧之类的内容。

看到申花队员没有什么反应,这几个人直接将矛头对准了申花队长戴琳,不断地对他进行人身攻击。眼看这几个人的举动越来越过分,申花方面找到了体育场的管理人员,希望他们能出面制止球迷的这种行为,不要影响球队的正常训练。对此,奥体中心方面也有些无奈,因为他们能做的,就是严格控制球迷观看训练时的区域,无权规定他们可不可以戴面具。有意思的是,对于工作人员的劝告不理不睬的几名球迷,看到电视的镜头对准自己时,全都选择了回避。又过了一会儿,当越来越多的南京球迷进入看台后,四位蒙面神秘客悄然离开,不见了踪影。

国贸酒店,烟花放得早了点

为了少一点舟车劳顿,此次做客南京,申花队特意选择了距离奥体中心只有一步之遥的南京国贸酒店。

24日晚上6点30分,也就是申花与舜天比赛开始前的70分钟,国贸酒店门前开始放起了烟火,而且一放就是将近20分钟。漫天绚烂的烟花中,酒店入口处欢迎上海申花队下榻本酒店的字样,也显得格外应景。作为我们酒店的客人,虽然今天是跟我们南京的球队比赛,但我们总归是希望申花队能够赢球的了。谈到申花,一名刚刚得到了王大雷和冯仁亮等球员签名的酒店工作人员,意外地出卖了真正的主队。

可惜的是,在酒店举办婚宴而燃放的这场烟花放得稍微早了一点,也没能把好运带给跟他们同住一家酒店的申花这位邻居。上半场仅仅打了七分钟,便被对手趁乱打进一球。此后,虽然申花队全面控制住了比赛,并且由曹赟定将比分扳平,但是在短短三分钟时间里,场上队员出现了两次短路,对手重新取得了两球的优势。虽然罗博在终场前再度进球,却已经无法改变申花队输球的结果了。

舜天还想挖角冯仁亮

与申花队的比赛还没有结束,站在场边的一名南京看着不远处的申花替补席,指着坐在那里的冯仁亮来了一句:到了明年,说不定他就坐到舜天队这边来了。

这名所说的,显然不是一句戏言。虽然与之前的上海德比相比,申花、绿城与舜天之间的长三角德比,还没到头破血流的地步,但明里暗里的较劲,却一直没有停息过。里亚去墨西哥踢球之前,舜天队便通过关系找到了哥伦比亚球员,表达了想要引进他的想法。此外,冯仁亮和曹赟定,也都是舜天队的挖角目标。打击对手的方式,就是把他们的人拿过来,给自己用,这也成了舜天与申花竞争的原则之一当外界质疑申花的塞语翻译是否合格时,曾经在申花担任布拉泽维奇翻译的张宇,如今就坐在舜天队的教练席上,替这个曾经的申花对头效力。

对于舜天要买冯仁亮,申花方面显得相当淡定:别人对我们的队员有想法,这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别人想买,不一定意味着我们一定想卖啊,就这么简单。

空气能供暖
成都幼儿师范学校
格宾网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